有问题?别着急,我们帮您解决!
瀚冰动态
冷库工程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先生
电话: (021) 67692048
传真: (021) 67692048
手机: 139-1736-3573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 上海嘉定区福海路1011号1幢B区1538室
网址: http://www.zghbzl.com
你的位置:主页 > 瀚冰动态 > 媒体报道 >

“蒜你狠”背后的资本推手

2016-11-11 13:22      点击:
在有着“大蒜华尔街”之称的金乡大蒜国际贸易市场,难觅一头大蒜,倒是堆满了如山的干辣椒。10日上午,经济导报记者在此看到,整个市场满是分装干辣椒的工人和运货的车辆,让人怀疑这难道是专营辣椒交易的市场?
现实的诡异之处在于,正值辣椒交易旺季的金乡,却因另一种农产品而备受关注——大蒜批发价格一年间上涨90%,已近历史最高点。
经济导报记者调查发现,金乡蒜市的交易价格很透明,在蒜价高涨的同时,市场需求并没有因此发生波动。而这些看似不利炒作的因素,却造成“蒜你狠”再现江湖。
完美的交易平台
“大蒜可以玩儿,有多少钱都行。”入驻金乡大蒜国际贸易市场的商户夏明(化名)告诉经济导报记者,对于大蒜,金乡本地有两个忌讳:一是忌说跌价,二是忌说炒作,所以他称大蒜交易为“玩儿”。
经济导报记者到访时,夏明正与一位河南客商洽谈32吨蒜米料的交易。甫一谈妥,两人便前往5分钟车程外的一处冷库,途中还从附近路口聘工人装车。一小时后,满载金乡大蒜的大货车便开往河南,这单生意就做成了。
“现货现款,概不拖欠,这是金乡的规矩。”夏明如此描述。这与不少行业中“催款难”的现状对比鲜明,而这种规矩不仅降低了交易的资金成本,客观上还为资金炒作大蒜提供了完美的平台。
业已出库的32吨大蒜确曾在夏明名下,但他在其中的角色更像是一名经理人,“这批蒜是昨天才筹到的,我就赚点手续费。”
尽管一直在冷库中,但这32吨蒜在出库前到底易了几手,夏明自己也说不清:“货主只要觉得价格合适就可以易手,蒜本身不用动地方,交易非常方便。实际上,这批蒜也不是从同一个货主手中筹来的,我也是联系了不少想最近出货的货主,才凑齐了这批蒜。”
据了解,在金乡地区,大蒜从5月底至7月初进入收获季,经晾晒、分类等粗加工后,便由蒜商存储入库。今年6月份蒜米料的收购价格是3.77元/斤,而夏明在10日出库的价格是6.15元/斤。可以想见,没有足够的差价也就没有那么多次倒手。
以合适的价格从不同的货主手中筹集大蒜,再以合适的价格易手,直到市场的需求让大蒜从冷库走到销售终端。这就是夏明口中的“玩儿”大蒜——货一直没动,主人却随时在换,价格也在不断上扬。
“没有复杂的交割手续,两人交易只需要去冷库登个记。”夏明坦承,每一手交易的费用可能只涉及冷库的租金。
除了是个低资金成本的交易平台,金乡的市场还提供类似“金融服务”。“每一个冷库都可以调配资金,配比是1:1。比方说我有100万本金就能再融到100万,月利息1.5%,不滚利。”夏明透露。
因为前段时间错失了收购一个冷库的机会,夏明一直耿耿于怀,但这不妨碍他筹措资金的能力:“我们玩儿蒜的很欢迎新的朋友,也欢迎新的资金。”
按照夏明的说法,高达18%的年化利息率胜过社会上很多其他资本运作方式,“而且这还是不好的年景。年景一好,这些资金自己玩儿蒜收益更高。”
绝佳的炒作契机
实际上,大蒜并不像典型的可供炒作的商品,但由于其特殊性,还是吸引了各路社会资本纷至沓来,将本不可能炒作的大蒜“炒”出了天价。
夏明让经济导报记者关注一个叫“金乡大蒜辣椒国际交易市场”的微信公众号,该号每天都发送各类大蒜的实时参考价格,这直接打破了“社会资金贸然进入一个全新领域,很容易被不对称的价格信息所左右”的常规认知。
此外,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还在各个时间节点,发布全县3000个冷库大蒜仓储量的数据:2016年9月1日全县仓储量为125万吨。因这个数字低于去年同期的154万吨,协会得出今年大蒜减产20%的结论。“根据储量与价格的比对,就可以判断出市场有没有囤积惜售的行为,这样商户对未来价格的走势也就更明了了。”协会常务副会长杨桂华表示。
实际上,大蒜的市场需求非常稳定。杨桂华说,除新蒜收购等个别节点外,整个“大蒜季”每天从金乡运走的大蒜数量基本一致,“这说明,短期来说,大蒜的市场需求不会因价格的高低而增减。”
透明的价格、明了的走势、近乎固定的市场需求,这些本应是抑制价格炒作的要素,但却因某个契机吹响了社会资本抢入的“集结号”。
这个契机就是大蒜减产。
早在今年新蒜收获前,“中国商情网”就判断出“蒜你狠”将至,根据是去年大蒜减产。到了上文中9月份的大蒜仓储数据公布,减产信息坐实,价格上涨也就成了定局。
大量社会资本涌入
不过,金乡地区蒜农本就有种蒜面积随行就市的习惯,大蒜减产往年并不鲜见。而今年宏观经济下行让大量投资需求举棋不定,原本因减产而上涨的蒜价也就成为社会资本瞄准的题材。
夏明是5年前带着自己从管材行业挣到的“第一桶金”投入到大蒜交易中的,虽没赶上上一波“蒜你狠”,但几年来的运作使他积累了丰富的人脉和可观的资金。
“我认识很多朋友,有搞建筑的,有搞家居的,因为这两年行情不好,都抽出资金来跟我玩儿蒜。”在夏明这里,资金的合作方式非常多,可以入股,可以代理,也可以像上文中那样只是请他做经理人。
“今年跟我合作的朋友们各个都赚翻了,我本人的资金不多,所以赚得也少。”夏明拒绝透露自己赚了多少钱,但他表示现在自己有价值100万的大蒜存在库里,等待继续涨价。
杨桂华认为,确实有大量社会资本在金乡进行大蒜交易,个别资本能调动5000吨以上的库存,堪称“大户”。
这些资本的数额有多大,谁也估不出来。只是面对大量社会资本的涌入,金乡蒜市缺乏正面应对的途径,只能通过不断披露信息进行局部抑制。
除了在重要节点统计外,杨桂华认为,如果大蒜库存能像价格一样实时公布,将会进一步抑制炒作。
来年3月见分晓
对于金乡来说,每年的3月份都是一个重要节点:其一是大多数冷库租赁到期,其二则是云南蒜的上市。
“每年3月云南将会产出一批新蒜,此时的蒜情往往成为当年市场的风向标。”杨桂华告诉经济导报记者,每年3月金乡冷库中的大蒜都所剩不多,如果当年云南蒜滞销,那么货主则会加速出货,蒜价自然下跌;反之则上扬。由此看来,“蒜你狠”会不会再持续一年,来年的3月份将见分晓。
夏明则对明年的蒜情有直观的判断:“还得涨!”判断根据依然是减产。
“今年大蒜行情好,蒜农已经增加了种植面积。但11月下旬肯定会有几次大范围寒流南下,会造成一定的灾情。”夏明笑言“玩儿蒜”就要上知天文下晓地理,依据经验冷静地主观判断才是“玩儿蒜”的技术核心。
“不用担心,因为大蒜永远有需求。”当被问到如果行情不好“玩儿蒜”会不会赔钱时,夏明如此回答,“这与期货不同,大蒜总归是现货,而且永远有销路。”
经济导报见习记者 杜杨 金乡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