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问题?别着急,我们帮您解决!
瀚冰动态
冷库工程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先生
电话: (021) 67692048
传真: (021) 67692048
手机: 139-1736-3573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 上海嘉定区福海路1011号1幢B区1538室
网址: http://www.zghbzl.com
你的位置:主页 > 瀚冰动态 > 行业新闻 >

探秘大蒜产业链!蒜都金乡62万亩大蒜丰收 冷库总库容量达450万吨

2021-06-28 14:09      点击:

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许畅

6月,著名的“大蒜之都”山东济宁金乡县,迎来了最忙碌的时节。从种植大蒜的地头,到金乡大蒜国际交易市场,一辆辆满载大蒜的货车来来往往,蒜味弥漫在整个金乡。2020年,大蒜价格走低,储存商大量收货,金乡的冷库出现“一库难求”的局面。

又到大蒜收获的季节,一年的时间,当地新建了500多个冷库库洞,金乡及周边总库容量达到了450多万吨,形成了存储大蒜的产业集群。上下游的大蒜相关产业,也随之而来。

金乡的一家冷库企业

“蒜味”冷库群

济宁金乡县是著名的“大蒜之乡”。盛夏六月,骄阳似火,金乡的大蒜市场也正是最繁忙的时刻。

2020年,由于大蒜价格走低,储存商对冷库的需求增大,在金乡一度出现了“一库难求”的局面。

“很多外地的蒜也运到金乡,再销往国内外”,金乡一家冷藏仓库的老板鲍国成(化名)告诉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,“目前大蒜的入库量是去年同时期的一半左右,去年这个时候冷库早就订没了”。

鲍国成分析,这是因为今年大蒜价格高,很多储存商还没有出手拿货导致的,“价格高,储存商比较谨慎,收少,入库就少;价格低,储存商收的货就多,入库的自然就多”。

另一家当地冷藏加工厂的李姓负责人也告诉记者,受到大蒜价格较高的影响,今年到目前的入库量是相对少的。

据鲍国成介绍,冷库冷藏的温度一般在零下2度-零下3度左右,小型冷库库容在300吨左右,中型库可达600-700吨,大型库在1000吨以上。

“冷库大部分都建在大蒜国际交易市场附近,形成了一个冷库群,也有一些建设时间较早、规模较小的在村里”。鲍国成说,每到大蒜存储、加工的繁忙季节,规模较大的冷库的工人可达数百人,带动了当地一部分人就业。

金乡大蒜专业批发市场信息中心的工作人员寻广岭说:“今年金乡新建大蒜冷库超500个库洞,金乡及周边总库容量达到了450多万吨,储存商不用担心租不到库存蒜”,今年冷库的库存费低于去年同期价格,平均每吨低30-70元左右。据统计,目前金乡当地的大小冷库库洞已超过3500个。

催生大蒜“期货”

在大蒜交易市场内,从事大蒜代办工作二十余年的孙立(化名)正在忙活。他在交易市场开店多年,主要为外地储存商服务,帮他们找场地、送货等等。

由于和储存商的关系密切,熟悉情况的孙立说:“去年储存商挣钱了,今年大蒜价格相对较高,储存商有不少在观望”。

在孙立的店内,来自重庆的大蒜储存商简广民(化名)说,这两年,他每年都会在这时候来金乡住十来天。期间,他通过代办孙立,在金乡收一批蒜,在当地找冷库储存起来,“在网上看一看大蒜的价格走势,觉得价格合适的时候出手卖掉,赚一点差价。”

6月中旬之前,受到大蒜价格较高的影响,像简广民这样的储存商大部分还处于观望状态,采购的积极性不是很高。

寻广岭认为,6月中旬以后,大蒜的入库会逐渐进入旺季:这时候的大蒜基本已经全干,可以正常采购加工出口,储存商就会大批量采购入库。

“现在大蒜的价格已经远超大蒜量价比,建议蒜农抓住当前高价位的机会积极出售”,同时,“建议储存商要有耐心,不要盲目跟风收购大蒜入库,避免造成入库成本太高”,寻广岭说。

如今,当地有关部门对于民众投身冷库仓储行业持谨慎态度。“因为冷库的制冷是用氨,如果发生泄漏对人和环境还是会带来一定伤害。出于环保和安全的考虑,有关部门对于民众申请兴建冷库的审批比较严谨,手续也比普通仓库更复杂”。鲍国成说,当地针对冷库仓储也有精准扶贫政策,近年来,金乡大宗冷藏仓储业的经营环境和利润“还算不错”。

形成完整产业链

走在金乡的田间地头,阵阵大蒜的气味飘来,一袋袋大蒜整齐地码放着。马路上,一辆辆满载大蒜的货车接连不断地驶过。

六月初,这里成片种植的大蒜已经收完,大部分蒜地已经收拾平整,还有少数人家正把蒜装袋后放在地头晾晒。

寻广岭告诉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,2021年金乡县大蒜的种植面积为53万亩,相较去年的62万亩下降14.52%。今年大蒜的价格相较去年同一时期高出近两倍。最近,他在《2021年大蒜产量调研及未来行情分析预测》一文中分析指出,今年6月1日一般杂交混级蒜每公斤4.60-5.00元,高于去年同期每公斤2.00-2.20元的价格,同比上涨率为128.57%。此外,他还指出,去年新蒜上市后到6月初的价格是一路下滑,而今年新蒜上市后到6月初的价格是一路上涨。

“把蒜挖出来之后需要晒干,天好的话这个过程会持续15至20天”,近日,金乡羊山镇种蒜二十余年的蒜农吕明(化名)站在自家地头,指着眼前堆放的大蒜告诉记者,“这是11亩地的。今年价格合适,一斤在3块钱左右,等晒好了就卖掉”,“去年大蒜价格不行,一些人都不种了,今年种的相对少了。种少了,价格也就上来了”。

“5月到9月之间,市场上的鲜蒜比较多,这一期间冷库里的老蒜很多都销往国外。其他月份市场上的蒜基本都是冷藏的,冷藏后的蒜口感上更脆一点。”一位大蒜储存商说。

如今,金乡县的大蒜已经形成了“种植-冷藏、加工-贸易”的完整产业链。一家大蒜加工厂的负责人对记者说,大蒜的加工品类包括蒜米、蒜片、黑蒜、蒜油、蒜素等,“咱的蒜分为内销和外销,除了供应国内也大量出口。”

政府、保险兜底

对于金乡的广大蒜农来说,相较去年,今年算上是实打实的丰收年。

据寻广岭分析,如果按今年6月新蒜混级的平均价格及官方测产亩产产量计算,蒜农每亩大蒜利润为1646.4元,收成比较理想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,每亩大蒜综合总成本大约为5000元,高于2020年的4831元。“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种地,都出去打工,人工成本提高,所以种植成本就连年走高”。

正午时分,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来到金乡大蒜国际交易市场,只见出入大门的货车连绵不绝。还未进入大门,便远远看见交易市场内部那醒目的两个大字——“蒜都”。

在大蒜交易市场内部,数百辆货车秩序井然地停靠在一个露天的空地上,一袋袋大蒜堆成了小山,不时有满载大蒜的车辆轰鸣着进出。

正值高温天,地面经过太阳的炙烤温度很高,但还是有不少人在各个满载大蒜的货车之间走动、交谈着,他们可能是蒜农、蒜贩,也可能是蒜商。还有一些人选择斜躺在货车的驾驶室躲避烈日,玩会手机,睡会觉,或者坐在快餐摊的棚子底下乘凉,等待着下午有更多蒜商到来后再进行交易。

记者在快餐摊旁见到了当地蒜农赵俊伟(化名)。他上午9点就来了,因为家里的蒜还没晒好,所以“先来看看情况”。“今年的价格还算可以,至少今年能赚钱”,赵俊伟笑着告诉记者,他种蒜已近30年,家里有九亩蒜地,这一面积在当地“算一般情况”。他告诉记者,这两年大蒜行情不太稳定,而且种蒜的投入也大,“主要是挖蒜投入大,我9亩地光挖蒜就要一万八千块钱”。

每年这个时候,蒜贩戴新(化名)都会去村里从蒜农手里收蒜。当天,他拉来8吨半的蒜打算卖掉。“一般就是卖到冷库、加工厂”,谈到收购大蒜的销路,戴新表示不会太担心,“收蒜卖蒜一般就集中在5月、6月这两个月。收完蒜我就去收辣椒了”。另一位蒜贩苏强(化名)告诉记者,当年他也种过蒜,今天他在市场上收了一万斤。谈到大蒜的价格,苏强表示,“今年比去年强多了,老百姓普遍能挣到钱”。

金乡大蒜专业批发市场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,金乡县2021年大蒜保险目标价格和去年一样,均为每斤1.73元,每亩地保险金额为1800元,投保农户只需自行承担保费的40%,即每亩缴纳50.4元保费,各级政府补贴剩余的60%。此外,今年投保面积48.43万亩,较去年增加了6.55万亩。

蒜农吕峰(化名)告诉记者,他的11亩蒜地也参保了,如果出售的大蒜价格低于保价,“保险公司会对差价进行赔偿”。这样一来,即使市场行情比较不理想,也可以确保蒜农不会受到太大损失。

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编辑 高玲

相关文章